图片 1

从此刘备获得诸葛亮的鼎力辅佐,诸葛亮的先祖诸葛丰曾做过司隶校尉


问:刘备三顾茅芦在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事?

图片 1

东汉末期,军阀混战,一些实力较强的军事集团击败对手,建立了根据地。当时曹操据有北方,孙权盘踞江东,惟有自诩为汉宗室之后的刘备,常寄人篱下,没有固定的立足之地。在这种情况下,刘备“思贤若渴”,“礼贤下士”,四处寻访能辅佐自己建立功业的贤才。有一位善于识别人才的名士司马徽告诉他:一般的读书人,怎懂得时势?只有俊杰之士,才知晓天下大势。我们这里称得上俊杰的有卧龙与凤雏。不久,颖川文士徐庶前来投奔刘备,刘备对他十分赏识。他却说我并没什么才能,我的朋友诸葛亮才是个杰出的英才,将军难道不想见见他?刘备原想让徐庶去将诸葛亮请来相见,徐庶却说,“此人可就见,不可屈致也,将军宜枉驾顾之”(《资治通鉴·建安十二年》)。于是,刘备带着关羽、张飞,亲自赴襄阳城西二十里的隆中卧龙岗访诸葛亮。“凡三往,乃见”。促膝长谈后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,从此刘备获得诸葛亮的鼎力辅佐,终于“三分天下有其一”,建立蜀汉政权。此即刘备“三顾茅访诸葛的故事。这是个有史料根据的故事,诸葛亮在《出师表》中日:“先帝不以臣卑鄙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咨臣以当世之事。”陈寿《三国志》亦取此说。千百年来,“三顾茅庐”成为求贤若渴的典范。尊重人才的代名词。“三顾”才使“鱼水合”,也成为一种历史定说。
然而,魏人鱼豢所着《魏略》认为,诸葛亮归附刘备乃是“亮诣备”的结果。当时,刘备依附荆州牧刘表,屯兵于樊城。刘表懦弱无能,不晓军事,曹操雄心勃勃,欲统一全国。诸葛亮预见曹操会攻击荆州,便北行见备,陈述方针大计。刘备初见诸葛亮,以其年少,待以诸生之礼,态度冷淡

刘备三顾茅庐应该确有其事,但《三国志》与《魏略》的说法不一致。

< 1 > < 2 >

诸葛亮在《出师表》中说自己就是一个农民,在南阳种田;乱世中能活下来就不错了,哪还会去追求什么诸侯将相。这句话你别当真,这不过是诸葛亮的谦卑之词。

诸葛家族在当时颇有名望,他的祖先是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葛婴。葛婴是陈胜手下数一数二的大将,曾在攻取陈、蕲二县中立下汗马功劳。后来葛婴被陈胜杀害,到了汉文帝时期,汉文帝为了追录葛婴反抗暴秦的功劳,赐封葛婴的孙子为诸县侯,后人为了感念汉文帝的恩德,于是改姓为诸葛。

到了汉元帝时期,诸葛亮的先祖诸葛丰曾做过司隶校尉,而他的父亲诸葛珪在东汉末年做过泰山郡丞,他的叔父诸葛玄当过豫章太守。虽然到了诸葛亮父亲这一代开始家道中落,但仍然是琅琊的望族。

诸葛玄死后,诸葛亮就在隆中隐居,读书游历,自比管仲、乐毅。

可见,诸葛亮年轻时心气也是很高的。

他饱览群书,关心天下时事,很显然不甘心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。

他还年轻,他在等待机会。

而此时,刘备刚吃了败仗,只好投奔荆州的刘表,他屯兵新野,积极联络当地的豪杰打算东山再起。

这时司马徽和徐庶向刘备推荐了诸葛亮,于是有了刘备三顾茅庐,隆中献策的故事。

诸葛亮在《出师表》中写道:“先帝不以臣卑鄙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咨臣以当世之事,由是感激,遂许先帝以驱驰。”

陈寿在《三国志·蜀书·诸葛亮传》中写道:“由是先主遂诣亮,凡三往,乃见。”

这里的“三”未必是三次,也有可能是很多次。因为在古代“三”不光指三,还指很多。许多学者认为:刘备并不是去了三次才见到诸葛亮,而是每次都见到了,而且他们还不止见了三次。

连杜甫都说:“三顾频繁天下计,两朝开济老臣心。”

但是《魏略》的说法大不相同。

《魏略》云:“刘备屯于樊城。是时曹公方定河北,亮知荆州次当受敌,而刘表性缓不晓军事,亮乃北行见备。备与亮非旧,又以其年少,以诸生意待之。坐集既毕,众宾皆去,而亮独留,备亦不问其所欲言。”

《魏略》的说法是,刘备当时屯兵樊城,曹操平定了河北,诸葛亮知道曹操平定河北后肯定会来攻打荆州,而刘表性格犹豫不决又不懂军事,诸葛亮心里很急,于是北行去见刘备。刘备不认识诸葛亮,又看他很年轻,便把他和其他宾客一起对待。大家吃完饭散去,只有诸葛亮一人不走,刘备也不问他想要说点什么。

这段记载说得也有道理,诸葛亮那时还年轻,也没有什么名气,他主动去见刘备也是有可能的。

《九州春秋》与《魏略》的说法也大体一致。

易中天教授认为,诸葛亮是先向刘备自荐,但是没有得到重视,后来司马徽和徐庶等人反复提起和推荐,刘备这才三顾茅庐,诸葛亮提出三分天下的计策,刘备大喜过望,从此如鱼得水。

有,三顾茅庐又名三顾草庐,典出《三国志·蜀志·诸葛亮传》

东汉末年,汉朝宗亲左将军刘备三顾茅庐拜访诸葛亮,他们的谈话内容即《《草庐对》 [1]  (三分天下的战略决策)。

公元207年冬至公元208年春,当时占据新野(今河南新野)的刘备,带着大将关羽、张飞,三次到卧龙岗诸葛草庐山访诸葛亮出山辅佐的故事。

此后传为佳话,渐成典故,载《三国志·蜀志·诸葛亮传·出师表》。现在常用来比喻真心诚意,一再邀请、拜访有专长的贤人。

扩展资料:

建安六年(201年),刘备为曹操所败,投奔荆州刘表同时,积极联络当地的豪杰。当时,刘备依附于刘表,屯兵于新野(位于今河南南阳)。

后来司马徽与刘备会面时,表示:“那些儒生都是见识浅陋的人,岂会了解当世的事务局势?能了解当世的事务局势才是俊杰。此时只有卧龙(诸葛亮)、凤雏(庞统)。”

诸葛亮又受徐庶推荐,刘备希望徐庶引亮来见,但徐庶却建议:“这人可以去见,不可以令他屈就到此。将军宜屈尊以相访。”

刘备便亲自前往拜访,去了三次才见到诸葛亮。当时,诸葛亮正好在睡觉。刘备让关羽、张飞在门外等候,自己在台阶下静静地站着。过了很长时间,诸葛亮才醒来,刘备向他请教平定天下的办法。

诸葛亮给刘备分析了天下的形势,说:“北让曹操占天时,南让孙权占地利,将军可占人和,拿下西川成大业,和曹、孙成三足鼎立之势。”

刘备一听,非常佩服,请求他相助。诸葛亮答应了。那年诸葛亮才27岁。

《三国演义》把刘备三次亲自请诸葛亮的这件事情,叫做“三顾茅庐”。

“三顾茅庐”这事确实是真的,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有交代:“三顾臣于草庐之中。”《三国志》的“诸葛亮传”也有交代:“由是先主遂诣亮,凡三往,乃见。”《三国演义》更是浓墨重彩地描述了一番,从第三十六回到第三十七回,足足写了数千字,各种文学手法纷至沓来、精彩纷呈,可以这么说,如果没有“三顾茅庐”,《三国演义》的精彩要打不少折扣。

为什么要把史料上不过二十个字的记录写得这般细致入微?表层原因很简单,小说家就是想要吸引读者,所以大费笔墨;技术原因也不复杂,对史上最牛军师出场前进行铺垫、衬托、增强悬念等。

在小说第三十五回,刘玄德跃马檀溪之后,扣人心弦的追杀情节一过,峰回路转,画面忽然变得优美、恬静、闲散。在山林幽深处,刘备遇见了松形鹤骨、弹琴自适的水镜先生,完全进入了另一种境地,实际上也是进入了中国文化的另一个领域——隐士文化、高士文化。一向主张积极入世,要伸张正义于天下,一生为了这个目的四处奔波、呕心沥血的刘备与超然世外的隐士文化相遇了。

小说并不着急写刘备寻访政治军事能人诸葛亮,而是先让他和一帮闲来无事的隐居者相遇,并与之发生不算太激烈的摩擦。例如,一顾茅庐时,刘备在林间遇见崔州平,后者反对出来承担世务,若不是刘备度量大,估计会吵起来;二顾茅庐时,在风雪小店中遇见石广元、孟公威,刘备被这二位很委婉地下了逐客令:“明公请自上马,寻访卧龙。”接下来遇到的诸葛亮岳父,也是个骑驴赏雪的闲人。

为什么要安排刘备见这些个与治国安邦毫不相关的人物呢?这种写法其实是为显示中国文化的多样性,表明其既有积极入世的一面,也有高隐山林、独善其身的一面。三国文化也不只有征战沙场、足智多谋的一面,还有飘逸慵懒,清高超脱的一面。不管是什么时期,中国的文人士大夫,都会表现出这两种精神面目。这样的三国,才是一个全面而多元的三国。

总而言之,这是中国人对于人生和历史的一种态度,即进得去,出得来,既能深入其中,又能跳出来从另一个高度看问题。这种一出一隐的智慧并不是互相矛盾的,事实上,当时的南阳就是一个巨大的人才储备库,只不过储备库里的人才往往又以隐者的面目出现。刘备碰到的那些闲散高人,既是隐士,同时也都是能治国安邦、行军布阵的人才,例如诸葛亮、庞统、邓艾等。

这两种文化往往是一种精神的两个面,出世也好,入世也好,都保存一种高尚的精神。

关于这些隐士的情节,正好呼应了前面那首词(尽管是后来加上去的)所描绘的: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中国文化的传统,既有英雄主义的激昂,又有看淡风云、我自潇洒的情怀。

三顾茅庐确有其事。

诸葛亮在《出师表》中写到:

先帝不以臣卑鄙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咨臣以当世之事,由是感激,遂许先帝以驱驰。

陈寿著《三国志 诸葛亮传》里也写到:

时先主屯新野。徐庶见先主,先主器之,谓先主曰:“诸葛孔明者,卧龙也,将军岂愿见之乎?”先主曰:“君与俱来。”庶曰:“此人可就见,不可屈致也。将军宜枉驾顾之。”由是先主遂诣亮,凡三往,乃见。

正是因为刘备三顾茅庐,诸葛亮大为感动,将刘备尊为自己一生的主公。刘备白帝托孤时,说过刘禅如果当皇帝不行,诸葛亮可以代替他。诸葛亮表示愿意尽心辅佐。之后,诸葛亮南征北伐,直至病逝五丈原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这些都是报答刘备三顾茅庐的恩情。

历史上刘备三顾茅庐的事使很多人感到怀疑,认为是假的。

其实这事还真不是假的,诸葛亮在出师表中也曾提到,再看刘备也是个能放低身段的人。

所以这事不需要找太多的历史证据,来证明它的真假,只是其中的一些细节可能被夸大了点,来增加文学书籍的可观赏性。

发表评论